首页 机构概况 新闻中心 银川民族 银川宗教 清真食品监管 政务公开 民宗知识 理论研究
  该系统不得处理/传输/存储涉密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城市融入中的族性及族性变迁

日期:2016/12/26 15:50:54   来源:本站   作者:   浏览数:  

 王云芳

  党的十八大以后,伴随着“新型城镇化”发展战略的不断深入,城市已逐渐成为族际交往的主场域。据《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4》中统计,当前我国流动人口的总量已达到2.45亿,超过总人口的六分之一。在此背景下,当前少数民族流动人口规模已达到3000万,其中大部分都流向了中西部大中城市和沿海发达地区;与此同时,由于中西部地区存在着较大的城镇化空间,中西部大量农村汉族人口也快速向中西部城镇涌入。由此可见,各民族跨区域的族际流动和城市空间内各民族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将成为当前和将来一段时间民族关系的重要特征。

  在族际流动的城市背景下,虽然少数民族成员身份具有先赋性和稳定性,但少数民族成员的族性特征却可能随着城镇空间场域的不同而呈现出增强或削弱的态势。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城市融入过程伴随着族性的保留、维系与重新建构,呈现出很强的弹性机制,与当前多民族社会结构的失衡、紧张或稳定的不同状态密切相关。因此,研究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城市融入过程中的族性变迁特征对于促进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城市空间融入、文化融入、情感融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近一个世纪的历史进程中,伴随着民族主义浪潮的不断席卷,族性研究也提上日程。从理论上解释,族性既意味着族群实体,也意味着族群意识,具有双重含义。本文更强调族性的民族意识与民族认同,主要从族性产生的主观视角进行考察,更强调作为一定民族成员身份的人们的民族认同、民族责任和民族意识等主观因素。

  基于族性的主观视角,分别有原生论和场景论两种理论基点。在原生论理论视域下,族性来自“既定禀赋”,具有相当的稳定性和先赋性。如克利福德·格尔茨认为族性是原生的,它是一种优先于其他的、符合逻辑和情感的核心认同形式。它根深蒂固,与心理需求甚至生存本能有着密切的关系。而英国学者戴维·米勒对与族性相关的另一个词语民族性进行了直接定义,他认为民族性具有五个要素,即由共享信念和相互承诺构成;在历史中绵延;在特征上积极的;与特定地域相联;通过其独特的公共文化与其他共同体相区分。在米勒看来,民族性涉及民族认同,它意味着民族成员对民族团体的个人认同;民族性涉及有界限的伦理责任,它意味着民族成员对民族共同体负有伦理义务;民族性涉及民族政治主张,它意味着特定地区组成民族共同体的人刻意正当地主张民族自决(自治)。

  这些原生论的族性定义认为,族性具有区别自我和他者的主观特质,即不同民族身份的普通民众个体在社会交往进程中,感知到了自己和他人之间的差别,隐约体会到了“自身”和“他者”之间的不同,但这种感知又难以说清楚,一般被理解为“族性”。在族际流动的背景下,由于族性认同具有原生性和稳定性,即使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跨地域、跨民族流动,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族性认同仍然根深蒂固。

  在工具论理论视域下,不同民族身份的普通民众有可能也有能力根据场景的变化对族性认知和表达做出理性选择,此时族性是民族个体或群体在特定场景中的策略性反应,也是民族个体或群体在进行权益竞争过程的一种社会工具。对此,戴维·米勒在《论民族性》中曾认为“民族性观念是一群人有意识的创造,他们对它加以阐述和修正以理解他们的社会政治环境”。弗雷德里克·巴斯对类似的族际流动过程中的族性内涵曾进行了较深入研究。他认为族群的重要特征之一在于,它构成了一个联系与互动的范围,拥有自我认定和他者认定的成员资格,因此构成族群的最重要原因在于社会边界,不在于地理边界,也不在于语言、文化、血统等内涵。费孝通也曾经说过:“生活在一个共同社区之内的人,如果不和外界接触不会自觉地认同。……必须和‘非我族类’的外人接触才发生民族的认同。”此时,虽然族性具有原生性和稳定性,但随着少数民族流动人口族际流动性的加大,这种蕴含着民族认同、民族责任和民族意识的族性内涵和特征在不同民族流迁过程中,在不同场景下可能被激发或强化。

  基于以上两种理论基点,一般的理论逻辑认为,在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城市融入过程中,不同民族共同体的人们在大致相同的区域中互相接触,形成了一个综合的社会实体。在这一社会实体中,不同民族成员之间尽管在社会、生活领域,特别是商业领域不断相互接触、相互影响和相互依赖,但由于族性的原生性,其文化差异、认同差异、民族身份差异将继续保留下来,构成一个多元族性社会。在这种族群混合的环境中,族群边界在当地的基层社区中愈加清晰,即以族性为核心的民族边界会通过特定的文化、语言、宗教等因素限定自身,排除他人。特别是少数民族流动人员与当地居民之间存在着经济、文化、社会、传统习俗及社会心理等方面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使得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在城镇空间场域中对自身的族性认知随之凸显。这种理论逻辑意味着,在族际流动背景下,不同民族的普通民众对自身的族性认知将经历一个从不清晰到清晰的动态变迁过程。

  然而,这种族性认知凸显的变迁过程是否就意味着族性变迁的全部历程呢?事实上并非如此,进一步探究,就会发现族性变迁不是一种趋于单一动态变迁的过程,它本质上是趋于多元动态的、复合变化的社会变迁现象。随着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城市融入的不断深入,族性既有可能趋于内嵌和交融,也有可能趋于表达和彰显,地域的流动性与族性的自我修正之间的关系复杂多变。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

上一篇:云南少数民族文学中的语言艺术

下一篇:深化认识 创新思维 坚持和发展新时期民族关系理论

版权所有:宁夏银川民族宗教网
联系电话:0951-6888750 地址: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北京中路1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