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新闻中心 银川民族 银川宗教 清真食品监管 政务公开 民宗知识 理论研究
  该系统不得处理/传输/存储涉密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规范与包容: 从“一带一路”战略看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建设

日期:2017/6/12 11:12:53   来源:本站   作者:   浏览数:  
 

 摘 要:

  “一带一路”战略已进入实施阶段,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是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当务之急。在民族团结示范区的总体规划方面,优先在沿线发展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以示范区为中心,逐渐向纵深区域扩展,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提供良好的人文社会环境; 规范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各项建设指标体系,将“民族团结进步”工作做得好的区域选拔出来,真正起到示范区作用; 在不同区域和不同层级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具体建设方面,应当因地制宜、多元共存,为“一带一路”战略顺利实施奠定政通人和、文化沟通的基础。

  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自启动以来,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建立了不同行政级别的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有跨省区的示范区———武陵山片区民族团结模范区[1]; 有省级示范区———云南民族团结进步边疆繁荣稳定示范区[2]、贵州民族团结进步繁荣发展示范区[3]; 还有地级市的示范区———广西桂林市象山区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示范区[4]、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5]、宁夏吴忠市利通区[6]; 等等。这些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为全国的民族关系树立了榜样,值得全国各族各界人民学习。如今,随着“一带一路”战略成为中国今后相当长时期里的国家战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工作就必须服务于这一国家核心战略。但对于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与“一带一路”战略相关联的研究并不多见,本文拟就此进行探讨。

 一、优先在“一带一路”沿线建立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

  “一带一路”沿线 60 个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总人口约 44 亿之所以能够积极响应这一战略,就是因为这些国家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早已形成经济、政治、文化及社会方面的交流与合作[7]。这些国家中,与我国陆疆相邻的国家有 14 个,海疆相连的国家有 6 个[8],且许多与中国的边界地区居住着跨界民族; 其余则是早在绿洲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相继兴盛时期,曾与中国不同时代的王朝建立过经贸、政治和文化交流关系的亚、欧、非国家。在中国国内的“一带一路”沿线,也是多民族分布地带,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西北五省区中,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宁夏回族自治区 2 个自治区,其余 3 个省份除了陕西少数民族聚居区相对较少之外,甘肃有 2 个自治州,6 个自治县; 青海则有 6 个自治州; 在丝绸之路经济带范围内的西南区域中,除重庆市少数民族人口相对较少之外,四川、云南、广西壮族自治区均为多民族聚居省区,如在云南,人口在 5 000人以上的民族就有 26 个,广西壮族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则是省级民族自治地方。贵州、西藏局部区域则是连接西南与西北的藏彝走廊必经之地,如今也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经过的国内区域。丝绸之路经济带经过的省区中还有一半以上为边疆省区,这些省区民族成分多,且跨国民族或跨界民族多; 在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过的省份,大多数为国家东北、东部、南部的海上省区,这些省区不仅存在少数民族,如朝鲜族、黎族、畲族等,而且与东亚、东南亚、南亚诸多国家的不同民族从历史到今天都保持着经济、政治及文化上的往来。因此,“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既离不开国内良好的民族关系,也离不开沿线国家之间良好的国家关系和国家关系中良好的跨国或跨界民族关系。那么,先于“一带一路”战略而行,并且已在云南、贵州、武陵山片区、广西桂林、黑龙江齐齐哈尔、宁夏吴忠建立的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中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教训的示范区工作就必须以服务于“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为中心而展开工作。

  具体来说,就是在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总体规划方面,结合前期工作,优先考虑在沿线发展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以“一带一路”沿线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为中心,带动其他省区的民族团结进步工作,使这一工作逐渐向纵深区域扩展,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提供良好的人文社会环境。目前已经建立起民族团结示范区的地方绝大多数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范围内,如云南省、贵州省、广西桂林市的象山区、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的梅里斯达斡尔族区和宁夏吴忠市的利通区[6],还有正在积极申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青海省[9]。下一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工作则在“一带一路”范围内寻找民族关系良好、区域稳定发展的典型区域。

  首先需要考虑“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必经的边疆省区。边疆省区是“一带一路”建设走出去的关键区域,有些边疆省区某些区域的民族团结进步工作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并对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但这些区域却是“一带一路”建设必经的交通、能源、经贸、文化交流的通道。有些边疆省区某一区域的民族团结工作出现了问题并不代表该边疆省区所有区域的民族团结进步工作都有问题。如新疆南疆某些县乡出现影响民族团结的事件,但焉耆、塔城、伊宁等多民族地区在经贸方面的交流和文化上的相互学习却是民族团结和进步的典型[10]。藏区某些地方也出现了问题,但在拉萨、西宁或夏河、松潘等地处处可以看到民族关系良好、文化相互借鉴的融洽社区。此外,在曾经出现问题的地区树立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比遥远陌生的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更能起到示范的效果。

  其次需要考虑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关键节点建立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内连接区域就是内蒙古、宁夏、甘肃、四川、贵州等地。历史上,中国就是通过长城、丝绸之路和藏彝走廊等交通大动脉[11]将中国东西南北连接起来的,这些交通枢纽也是多民族共生并存地带。这些区域的多元生计交融、多元文化并存状态是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不可多得的资源,更是“一带一路”战略实现国内东西部经济社会平衡发展的关键区域。如果今后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以边疆省区和关键节点区域为龙头,必将在促进本区域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发展的基础上,达到服务于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目标。

 二、规范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各项建设指标体系

  从现有民族团结示范区的建设来看,的确取得了榜样的示范作用。但由于示范区的工作开展时间不长,且随时代变化而面临诸多挑战和风险,因此,难免存在一些漏洞和疏忽之处,这主要表现在缺乏共同的指标体系。

  第一,名称不统一。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名称各地不一: 云南省省级示范区的名称为“云南民族团结进步边疆繁荣发展示范区”[12]; 武陵山片区跨国示范区最初被命名为“民族团结模范区”[13],后来则称为“武陵山片区民族团结示范区”[14]; 贵州省示范区的名称则为“民族团结进步繁荣发展示范区”[15]。近两年成立的示范区名称则趋向用“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众所周知,名称是内容的浓缩和提炼,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示范区建设的指导方针、价值原则和实现目标。如果名称不同,那么示范区的侧重点就不同,比如民族团结模范示范区就仅指建设民族团结示范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就意味着不仅是民族团结示范区,也是民族进步示范区; 民族团结进步边疆繁荣发展示范区则肩负团结、进步、边疆繁荣发展的示范区重任。因此,规范示范区的名称势在必行。本文结合示范区前期工作,认为示范区名称是否应该是“地名 + 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地名反映示范区所在区域,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则明确地表示示范区的性质和特征是民族团结和进步。其中,民族团结是民族平等的体现,又是民族发展的基础; 民族进步是民族科学发展的体现,它要求示范区内的发展是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发展。

  第二,示范区的范围大小不同。武陵山片区为跨四省示范区,“包括湖北、湖南、重庆、贵州四省市交界地区的 71 个县( 市、区) ,少数民族人口约占全国少数民族总人口的 1 /8,集革命老区、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于一体”[16]。云南、贵州则为省级示范区,各省内部又根据行政区划制定了不同的示范区域,如云南省民委于 2014 年 1 月 28 日举行“2014 年第 1 次常委会议研究确定了‘十县百乡千村万户示范点创建工程’三年行动计划名单,即在全省范围内创建 10 个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县、100 个民族团结进步示范乡镇、1 000 个民族团结进步示范村( 社区) 和民族特色村、10 000 户民族团结进步示范户”[17]。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广西桂林市象山区、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的梅里斯达斡尔族区均为地级市中的区。可以看出,示范区的范围从跨省区到地级市中的区,规模不等,难以统一管理和运行。因此,规范示范区范围是目前不得不考虑的事情。

  第三,“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选拔缺乏量化的标准。这不仅从示范区的名称上可以看出,也可以从示范区的具体工作中看出。比如,很多年未曾出现影响社会稳定和边疆安全的事件是云南民族团结进步工作做得好的公认标志。这一标志是云南全省各族人民几百年来长期磨合、相互包容、求同存异的结果。如果我们把云南民族团结进步工作做得好的表现用文字、图表或影视的形式量化成标准,就可以为其他地区学习云南经验提供参考。因此,制定民族“团结”和“进步”的标准,可以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选拔工作服务。根据在多民族杂居地区的田野调查经验,笔者建议民族团结的标准有: 本区域内各民族在权利、利益上是否真正做到平等,各民族之间的团结表现在哪些方面,出现不团结问题时解决的办法是否值得示范。建议民族进步的标准有: 本区域各民族的整体发展是否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本区域各民族的发展是否是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建立在人与自然、社会和谐发展基础上的本区域各民族民众的物质生活是否富裕、精神生活是否充实。如果经过考评,能够达到这些标准,那么就应该进入示范区的行列。

  第四,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建设内容有待进一步完善。如果示范区的主要目标是民族团结和进步,那么,示范区的建设就应该将重点放在民族团结与进步方面。但从现在各示范区的建设内容来看,有大而全的趋势。武陵山片区出台的示范区规划中指出: “推进武陵山片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是进一步实现武陵山片区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实现《规划》战略目标的具体举措。”[18]最终目标是“把武陵山片区建设成‘长江流域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区、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扶贫开发示范区、协作发展创新区、旅游经济示范区、民族团结模范区’”[18]。云南作为示范区的标杆,经过几年的探索和研究,“省委、省政府制定下发了《示范区建设意见》,明确了‘以共同发展促进民族团结、以边疆繁荣促进边疆稳定’的指导思想,提出在民族经济发展、民生改善保障、民族文化繁荣、民族教育振兴、生态文明建设、民族干部培养、民族法制建设、民族理论研究、民族工作创新、民族关系和谐十个方面做出示范,在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民族团结进步事业、边疆繁荣开放三个方面实现新跨越,到 2015 年示范区建设取得明显成效,2020 年全面建成示范区”[19]。以上两个比较大的示范区的建设内容比较全面。这一方面源于民族团结进步是民族各项事业综合发展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源于示范区建设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重点,需要在时间、空间范围内长期探索。但从示范区建设的内容来看,没有重点突出民族团结与进步,或者这些工作能否最终达到民族团结和进步的效果,就需要我们在示范区建设内容上进一步凝聚建设重点,切实使示范区成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人文社会桥梁。

  三、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建设必须因地制宜

  无论在边疆或内地,无论哪个民族,在与其他民族相处过程中,总是在了解对方生计、制度、语言、习俗或信仰的基础上,通过相互尊重、理解、包容、认同建立良好的民族关系; 也在适应不同生态环境的基础上,形成了一系列与自然和谐相处又能使各族人民生活得到改善和提高的地方性知识。因此,我们在示范区的建设过程中,需要尊重各民族在长期与当地生态环境和社会环境相适应过程中积累的发展自我又保护生态的进步发展理念和行为。只有这样,示范区的榜样力量才是多样的,其他区域可以因地制宜地选择性吸收这些示范区的经验,达到全国民族团结和进步的目标。

  一是尊重和使用传统地方性知识体系,化解民族在发展过程中的矛盾和冲突。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选拔标准是民族团结与进步做得好的区域,但并不能杜绝这些示范区永远不发生矛盾或冲突,因为整个人类社会都是在和谐与冲突的对立统一关系中走到现在的,何况每个示范区之所以能够被评为示范区,就是因为他们都有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处理矛盾和冲突的传统地方性知识体系。如彝族有自己处理关系的方式; 藏族也经常在各种节日盛典中弘扬和谐包容的民族精神; 没有进入示范区建设的民族地区,不能否认这些区域中也存在着大量民族团结和进步的先进团体和个人,他们也在日常和谐与冲突相间的生活中积累了处理矛盾的本土性知识。如维吾尔族的麦西莱甫在歌舞、玩笑、游戏的同时也惩治了不遵守规范的人,等等。因此,在选拔或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时,离不开对示范区本土传统地方性知识的学习和消化。在学习的基础上,因地制宜地使用传统地方性知识体系与国家战略相结合,化解本区域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矛盾与冲突,并将这些行之有效的知识通过各种媒体传播到其他地区,为其他地区矛盾的解决提供借鉴和启示。

  二是鼓励示范区向多样化方向发展。虽然示范区的目标是团结与进步,并在建设内容上强调民族团结进步是示范区的中心工作,但团结与进步的样式多种多样。这既是各地应用传统地方性知识体系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的结果,也是民族生存与发展的真实写照。因为不同民族之所以区别于其他民族,就是在长期适应不同生态环境基础上形成的不同生计方式、制度组织、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及宗教信仰,并由此表现出对这些文化因子的不同认同。历史上曾经存在个别王朝不顾民族多样生存模式而实行与内地同样的管理模式,但仍然无法消除民族多样性的特征。这些多样性的特征总是不经意地存在于民族生活的各个方面。因此,我们在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时,除了在宏观上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外,具体建设措施则由当地民族根据他们的实际发展状况,建设成多样共存的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这样的示范区,不仅具有旺盛的生命力,而且通过示范区的建设,达到在和谐民族关系中发展、传承和保护多样民族文化的目的。这些优秀的民族文化,是“一带一路”战略能够实现的宝贵财富。

  三是立足基层。示范区是各族普通民众学习的榜样,应该立足基层,尤其要在城市中的社区、县、乡镇、村庄中选拔。这样的示范区,其优势是具有典型性,特色鲜明,示范作用明显。另外,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是民族工作的一部分,是靠实际行动才能完成的使命。如果示范区太大,不仅流于形式,而且可操作性不强,更不能避免示范区因太大而出现不利于民族团结进步的事情发生。因此,立足基层,可将示范区的规模规范在乡镇、村庄和城市社区中,以此发挥其促进基层社会团结进步、繁荣稳定的示范作用。如果基层社会的民族关系团结、社会和谐发展,那么以民众为立国之本的中国也就更加稳固。

  以上是笔者对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的基本认识,期许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工作能够优质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架起中国内部、中国与沿线各国及各民族团结进步的桥梁。

  参考文献:

  [1] 蔡德坤. 全力推进武陵山片区民族团结模范区建设[J]. 民族大家庭,2012( 3) .

  [2] 李若青. 以和谐发展推动民族团结稳定示范区的建设[J].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 6) .

  [3]加快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繁荣发展示范区[EB/OL].http: / /news. sznews. com/content/2014 - 10 - 14 /content_10456606. htm.

  [4] 象山区被命名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示范区[EB/OL]. http: / /www. gx. xinhuanet. com/dtzx/guilin/xsq /2014 - 10 /28 / c_1113012006. htm.

  [5] 梅区创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启动 国家民委领导就民族工作开展情况来齐调研指导[EB/OL]. http: / /edu. gmw. cn / newspaper /2015 - 07 - 24 / content_108114513. htm.

  [6] 滨河首善之区民族团结模范区———宁夏吴忠市利通区[EB/OL]. http: / /www. nxtv. com.cn/article/nxgknews/20141001370367. html,2014 - 10 - 01.

  [7] 徐黎丽,余潇枫.“一带一路”是沿线国家的合唱而非中国的独唱[N]. 光明日报,2015 - 08 - 06 - 02.

  [8] 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是中国 20 个邻国包括 14 个陆上邻国 6 个海上邻国[EB/OL]. http: / /www.gucheng. com / hot /2013 /2409383. shtml.

  [9] 赵英. 青海民族关系的新特点与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J]. 攀登,2012( 5) .

  [10] 牛克林,贺萍. 改革开放 30 年新疆民族关系问题研究综述[J]. 实事求是,2009( 2) .

  [11] 徐黎丽,杨朝晖. 民族走廊的延伸与国家边疆的拓展[J]. 新华文摘,2012( 18) .

  [12] 郭家骥. 云南创建我国民族团结进步边疆繁荣稳定示范区的实践与探索[J]. 云南社会科学,2014( 5) .

  [13] 蔡德坤. 全力推进武陵山片区民族团结模范区建设[J]. 民族大家庭,2013( 3) .

  [14] 游俊. 创建武陵山片区民族团结示范区的优势条件探析[J].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3( 3) .

  [15] 何选高,钟海萁. 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繁荣发展示范区的构想———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为例[J].宁夏农林科技,2013( 4) .

  [16]加快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繁荣发展示范区[EB/OL].http: / /news.sznews. com/content/2014-10 /14 /content_10456606. htm.

  [17] 云南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大事记(2011 年 5 月 - 2015年 1 月) [EB/OL]. http: / /www. seac. gov. cn/art/2015 /5 /7 / art_8363_227413. html.

  [18] 国家民委关于推进武陵山片区创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实施意见[EB/OL]. http: / /www. seac. gov. cn/art /2012 /5 /22 / art_142_155580. html.

  [19] 赵立雄. 凝心聚力团结奋斗 努力实现示范区建设的目标任务———在示范区建设现场推进会上的讲话( 摘要) [J]. 今日民族,2013( 11) .

 作者简介:

  田俊迁( 1964 - ) ,男,河北肃宁人,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文化遗产研究。

  田俊迁( 兰州大学 历史文化学院,甘肃 兰州 730020)

上一篇:宗教界热议政协工作报告:国家高度重视宗教界作用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宁夏银川民族宗教网
联系电话:0951-6888750 地址: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北京中路166号